Sully

今天看了 《Sully》,一部还原度很高的电影,导演把事件的回忆与事件之后 Sully 所面临的情景穿插起来叙述的效果很好,让观众既能做一个客观的旁观者来了解整个事件,又能够体会到 Sully 当时的压力。当然,比起昨天看的 《Hacksaw Ridge 》,《Sully》是要平淡一些,《Hacksaw Ridge》中有不少的个人英雄主义渲染,《Sully》则更像是一个平常人的平常生活,至少,我目睹过这样的生活。

Sully 与 流程

在看这部电影中,有好几个场景触发了我一些记忆。在飞机驾驶中,Sully 和副机长操作无疑是特别熟练的,在遇到危险时,副机长对照着操作手册一项项检查。在工厂时我们也有这样的操作手册,或者我们叫点检表,但物流公司的时候我们也有点检的流程。但是相比起来工厂要正规很多,所有的韩国技师工程师和我们中国的技工工程师都是很严肃在对待这个事情的,我们知道稍有不慎就可能打开几十上百万的损失。我在物流公司的时候,那时候公司还在建立 SOP 这样的流程,那些有着十几年驾龄的司机们都很不配合,因为这事情在他们看来特别麻烦,要检查车辆状况,要检查反光条贴得是否标准,螺丝是否完好,车灯是否无损,还要检查车体是否干净,所以这事情落实起来有些难度。

经验固然重要,但是当一个事情流程标准化后,遵守流程是避免错误最有效的形式,而让你心甘情愿放弃对经验的自负遵守规则只能来源于自己明白肩上肩负的责任。作为机长,他们背负的是 155 条人命,这份责任感在他安全迫降后时刻关注的都是 155 个人是否尽数获救都可以看出来,在问话之后他才给家里打了第一份电话。

然而遵守流程从统计学上固然是最优化的方案,从统计学上说就是在大量的事件中即使有几宗不那么理想的个案也不影响整个结果。但是如果个案关乎人命呢,这时候是不是还可以寄托于运气,让自己成为统计学中的大部分,这时候丰富的经验和坚定的信念则是十分重要的。在一个南航访谈的视频中,一个飞行员说“机长有两个袋子,一个装满了运气,一个装的是自己多年的经验”,当运气耗光了,就必须坚信自己的经验和判断。

Sully 与工程师

我还在工厂的时候,有一个比较早进去没多久的工程师,相比前来支援的韩国技师和工程师,我们几个就是新兵蛋子。然而,他很热爱这一份工作,他的工作能力也被大家所认同,用我们韩国代理的话说就是“他很好”,他用一年多的时间学会和逼近了代理们工作五六年所积攒的经验和能力。

在看到听证会上 Sully 知道飞机左引擎的数据后迅速地给出了判断后,我想起了这个同事,他对工程所有的步骤、参数和变更履历了如指掌,清楚地知道产品的原料来源,自己核实了机器的各个零部件参数,细到一个机器有几个螺丝,每个螺丝用的什么材料,是什么时候更换的,他还主动去了解每次 issue 产品的履历和原因,最终解决方案。

有一次工厂有质量 issue,依据技师们给的报告和数据,我们提出了解决方案,但并没有效果。那个同事自己去了 Cleanroom,废寝忘食地趴在机器边看着机器做每一个动作,记录下每个过程的时间,检查机器的每一个部件是否正常安装,检查产品质量问题具体原因,导出部件更换记录,最后提出了可能的原因,这个原因显示可能是技师的失误,在验证问题的时候也承受了技师的各种不配合和压力,我们自己的工程师代理也觉得他提的不对,最后验证结果出来后,技师才和他说对不起。

他所做的,我们每个人都懂,但没有去做,可能是囿于已有解决方案,可能是吃不了那份趴在机器边上看等离子反应的苦,反正我们都没做。我想他可能没有承受 Sully 即将被迫退休的来自生活的压力,但是在一个自己坚定认为正确的事情上被人所误解,甚至要归咎于他,必须去证明自己,这一份压力是类似的。

Sully 与吹捧

Sully 安全迫降后,在外界看来是英雄,被极尽各种吹捧,而自己清晰地知道如果这一步没走好,被捧得越高,会摔得越疼,这是群氓的特点。在你风光时吹捧你的人往往是在你落魄时踩你最狠的人。所以,每一次被热烈欢迎或者接受访问后, Sully 承受的是更大的压力,一次次地出现这个幻觉。可能大多数理性的当局人都会对这种吹捧心怀警惕,在我学习成绩还好的那时候,经历几次爱面子的妈妈把成绩宣传得亲戚邻里都知道后,我渐渐地不愿意告诉她我的成绩了,当然,后来无心于学习后,这种不愿意慢慢演变为不敢,虽然在她看来没有什么变化,她可能还是不清楚背后的原因。华为似乎也明白这个道理,5G 和石墨烯基技术电池遭到媒体过分地宣传和吹捧,华为会通过各种公开非公开的渠道来澄清其实自己是被过度吹捧了,不过依据我对朋友圈的观察,大众对这种澄清并不感兴趣,他们会转的或许是“惊!华为是个大骗子”这样的新闻。

媒体或者公众在吹捧你的时候并不总是怀着恶意的,但是他们会倾向于在情绪强烈的环境中扩大这种强烈的情绪,表达自己,在踩你的时候也不总是怀着恶意,同样的仅仅是一种放大的效应而已,在群体中,一种情绪会被无意识地强烈放大。虽然对他们来说是无意识的,但对事件当时人来说,落差越大,影响自然也越大。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