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条岸与钢锯岭

08 年广东高考的文学类阅读是《河的第三条岸》,后来我们把这套题当往年题来做了,做过那么多套模拟卷,本来也是多一套不多,少一套不少。我没有先看题目的习惯,我先看了一遍短文,然后就觉得无从下笔了,什么破文,果断选择做另一个体裁的。

后来许于勤老师给我们讲解了答案,我才知道答案应该怎么去写,但对于文章本身依然是一头雾水。许老师讲了她以前一个学生,很稀松平常的一个人,大学期间一个月没上课,窝在宿舍里看《红楼梦》,后来一个人去了敦煌。我那时觉得挺神奇的一个人,现在回头想想,可能也只是一份喜好吧,如果是我,也可能在宿舍玩一个月游戏不出门,或者看电影,或者仅仅发呆。

那时候在一个晨读的早上,我问卢修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人存在?怎么鉴别?你是这样的人吗?

关于为什么会有,修博说得语焉不详,但大体是一些个人的追求之类的。谈到内心的想法这种东西,有时候真要去较真挖掘,去感同身受,往往是那么雾里看花,飘渺难以捉摸。他说,这样的人平时可能不出色也很平凡。这和我预想的答案有些不一样,所以我也只是记住了他这一结论。

修博肯定地说他肯定不是这样的人,我想我也不会是吧。于是嘻嘻哈哈,那个早上也没记下一个单词。

修博完全是我的百科全书,我想我现在兴趣泛滥可能也是那时开始的,随后深入接触了网络,各种信息蜂拥而至。这些年来,我见过如此博学的人,修博是一个,穷叔是一个,维基百科是一个。

高考前和高考后的我判若两人,但是有一个事情没变,我偶尔会拿篇文章出来翻翻,也仅仅是翻翻而已。我始终没能看得很透彻,也许是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的缘故,而我还没集齐那一千个。对于生活这完全是一个不足轻重的小事,如果不曾读过那篇文,我想我也没什么不一样,依然有很深的执念,未完成的事情或者无法完成,就挂在心里,可能一时也会忘了,记起的时候就揪着不放。所以,有时候自己能坦然放下一些事情,也是确确实实想通了,而有的时候只是显得坦然而已。

我曾经想在网上搜一下关于这篇文章的评析来帮助自己理解,但是他们说的我大多都想到过了,所以也就这样吧。。此外我搜到的一项有着“比较文学”的字样,我对“比较文学”这个词也是抱着瞻仰的态度的。托马斯骆就是清华大学比较文学出身的,他的文章对于大多数小编来说完全是吊打级别的,当然我们不提那些一句话一段,还配一张图的东西。

尽管模糊,但并不妨碍我常常想起这篇小说,即使很多时候仅仅就是一点点的共同点而已。

今天看了《血战钢锯岭/Hacksaw Ridge 》,无疑最后那段 Desmond 在钢锯岭独自救下了伤残战友以及战争场面的渲染都很博人眼球,但是我依然觉得有些逻辑不通,也个人英雄主义了。让我对倾心于这部电影的是 Desmond 初入队伍时不被理解的那种坚持,以及个人的心理斗争。

Desmond 抱着一颗救人的心来到队伍里,但不愿意碰枪,由此遭受到战友的不理解和排斥,甚至要被送上军事法庭。对于他来说,与 Dorothy 的婚姻无疑是十分重要的,但是为了这些虚无缥缈的信念,他甚至不能回乡探望 Dorothy 并与之结婚,连 Dorothy 也劝他为什么不就装个样子打打靶。他坚持了自己的想法,所幸,Dorothy 可能并不理解他,但是也始终是支持他的。

Captain Glover 问他不拿枪怎么上阵杀敌,当别人把枪指到你头上时呢? Desmond 说他可以牺牲。Glover 说靠牺牲换不来胜利。是的这是很现实的问题,靠牺牲换不来胜利。 Desmond 可以让战友杀敌,自己救战友,甚至救几个敌人。但是如果战友死光了呢?

这个问题我没有想通。我以为电影会告诉我,在独自救人那一段,日本兵来了,只剩下一个伤残的 Sergeant Howell 和 Desmond,Desmond 拿起了枪,我以为这一刻终于来了,独自面对敌人的时候,是否他会拿起枪?那一刻我的心情是复杂的,他是不是放弃了所谓的信念?变通了?还是坚持?

失望的是,电影看似聪明地巧解了所有和敌人正面对抗的场面,要么他躲进地道里,要么他救了一下伤残日军,要么他有 Howell 和 Smitty 给他各种掩护,我始终没有看到一个极端的冲突场景。

所有让人难以理解的都能称做情怀,这个词已经被人用烂了,但是确实难以想到另一个词来替代。比如,最近陈天桥一个靠游戏成为首富的人捐款研究脑科学。

父亲是避世的,为了追寻那一份难以描述的 something,他撑起了一艘船,在世人的不理解下,远离了世人,有“我”这个送粮食的物质和精神的支持者,在这一点上也得以算做是幸运的。不过我始终难以理解为什么“我”最后会逃了。Desmond 则是更为幸运的,幸运在他的不为世人理解的信念恰好是有利于世人的,也幸运在他有支持他的人。他积极入世,无论世人如何排斥他,他都是坚持自己的信念。最终,成了,受到了莫大的荣耀。 但是,如果父亲没有“我”,Desmond 面对日本兵时没有战友呢?此时信念是否依旧值得坚持?

最近遇到一些事,有没有必要做一个聪明人呢?可能一切只在一个度吧,曹政说“有点小坏,我不会做那样的事。”

 

http://telegra.ph/第三条岸与钢锯岭-12-10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